四十载匠心种茶 让“凤凰”飞上高原

 生活服务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23 16:52

  人物小档案

  林伟周,1951年生于茶叶世家。高中毕业后,在福南大队农科站当站长兼茶场场长。1976年,担任上较村生产队队长。1992年创立广东南馥茶叶有限公司,成为省级农业扶贫龙头企业。现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(潮州单丛茶制作技艺)代表性传承人、潮安区茶叶协会会长。

  奋斗者说

  我祖祖辈辈都种茶,改革开放以后,经历了从集体种茶到联产承包责任制,有了自己的茶场,尝到了种茶的甜头后,一发不可收拾。做大做强凤凰茶产业,是我的初心,被评为非遗传承人后,感觉责任更大了。茶叶种植要“看天吃饭”,这些年我经历过风雨,但初心不忘。——林伟周

  ■我们的奋斗·百姓故事

  广东秋意渐浓,这在海拔较高的潮州凤凰山上更为明显。早上8时许,林伟周准时到山上茶场里转一转,跟踪毛茶的加工情况。“秋茶已经采摘完,如果水源好,无寒流,接下来还能采多一茬。”

  作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(潮州单丛茶制作技艺)代表性传承人,67岁的林伟周一生和茶无法割离。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林伟周在承包的山地里种下了茶树,成立了茶场,打出了自己的茶叶品牌。他又不断研发和改良凤凰茶的种植技术,让凤凰茶在更多地方生根发芽,目前已为粤东茶叶产区1895户茶农开展服务,帮助茶农脱贫致富。

  ●南方日报记者 陈彧 沈丛升 见习记者 纪金娜 通讯员 吴敏莹

潮州市潮安区茶叶协会会长林伟周。南方日报记者 罗斌豪 摄

  分田到户调动茶农积极性

  “下雨不采茶,太阳下山不采茶,早上露水不干不采茶。”林伟周一谈起采茶的门道,话匣子马上打开,一双布满老茧的手有条不紊地摆弄着工夫茶具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高中毕业后的林伟周先在潮安县凤凰社区福南大队农科站工作,1976年调到上较村生产队当队长。彼时,茶园还是集体生产的模式,每个劳动力按工分算薪酬。

  “那时候产量很少,都是很传统的手工生产。每个茶场一年只能生产几百斤的凤凰茶。”林伟周还记得,当年的凤凰茶只有“浪菜”“水仙”两个品种,收购价普通的才2元/斤,特级的茶叶才7元/斤。

  “大家收入不多,都不怎么看好种茶,想着种水稻等粮食作物。”为了生计,那时的林伟周白天一头扎在茶场里,有时晚上要挑着物资步行到40公里外的城里换蔬菜,一走就是一个晚上。

  1978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,也吹绿了这个种植茶叶的小镇。1980年,凤凰茶叶公社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,陆续实施分田到户,茶农的积极性开始被调动起来。当地政府加大对茶叶种植的扶持力度,推出了贷款扶持等政策。

  “当时有些人还觉得看不准未来趋势,但是我认为还是拼一拼、试一试。”林伟周的想法得到了家里人的支持,他率先在自家分到的山地上种上了茶树。

  1983年,林伟周建立了茶庄,刚开始那段时间是最辛苦的,无论是资金、销售门路还是制茶方法,都要自己摸索。他每天起早贪黑,扛起锄头就到田里走,这种工作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  茶庄成立后的第二年,国家对茶叶购销体制进行改革,取消了统购统销的政策,实行议购议销。放开后的市场,让凤凰茶真正迎来了发展的好机遇。茶叶价格一涨再涨,每斤价格涨到30元以上,茶叶种植进入高峰期。

  力推生态种植保护茶叶品质

  看到发展的机遇,尝到甜头的林伟周决心扩大生产,他先是跟政府贷款几千元买了茶苗,又四处跟亲戚朋友借钱。

  “当时种出来的茶已经不愁销路,一到收茶的时候,茶商自己上门来收,大家想的是如何把茶叶卖出高价。”林伟周说。

  1995年5月,凤凰镇被授予“中国乌龙茶(名茶)之乡”,凤凰茶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,原本平地上的水田,也渐渐变成一个个绿色的茶场。

  “一到摘茶的时候,漫山遍野都是茶农们忙碌的身影,雇人都雇不到,因为家家户户都种茶。”而让林伟周等茶农感到高兴的是,国家在2004年起免征农业特产税。“负担小了,茶农日子更好了,凤凰茶真的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。”

  随着茶叶市场形势一路向好,凤凰镇掀起一股茶园垦植热潮,但是没有规划,乱垦种植时有发生,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。